百姓视野导刊

广告位
德孝中华周刊文摘:是谁喝了乡长的尿

河南原阳/薛宏新

胡二乡长是个酒鬼,一天不喝就像没魂儿似的。他巴不得乡里天天有客人,顿顿下馆子。可他所辖的石坊乡很穷,既没有自然资源优势,又没有人脉环境优势。引资,引不来一分;招商,招不来一个,这可愁煞了胡二乡长。愁啥?他愁的不是招不来商引不来资,愁的是没有客人就没有酒喝。虽然作为一乡之长,少不了经常吃请,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,总不能顿顿有人请吧! 乡长就是乡长,脑瓜一拍就有主意。前几天,禽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为协调地皮,给他送去十件老白汾,胡二就拉到乡里两件。没人请时,掂一瓶到乡政府伙房,让厨师给整俩小菜自斟自饮,倒也逍遥自在。

没过几天,胡二就觉得班子成员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,干部职工私下也对他议论纷纷。他意识到自己整天掂着老白汾大摇大摆到食堂里去喝太招摇,影响不好。这可咋办呢?胡二脑子一转,来了灵感,他让通讯员到日杂百货部买来一个塑料壶,把老白汾倒进塑料壶,然后再掂着塑料壶到食堂去喝,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壶里装的是啥酒了。

可这样提来掂去的也不是个办法,胡二又转动了一下脑筋,对厨师说:“我把这壶零酒放你这儿,你给我保管好,免得我来回掂它!”厨师听了乡长的话,一百二十个同意。想,为乡长办事儿,自己还会吃亏吗?

从此,胡二有客人或是有人请了,就到外面馆子里喝,没客人,没有人请了,就喝自己储备的“零酒”。总之,乡长可以天天过酒瘾了! 谁知,好景不长,一向细心的胡二发现有人偷喝他的酒! 这天,胡二喝罢酒后,从口袋里掏出笔悄悄在塑料壶上划了一个记号,等第二天,厨师端上菜,又把塑

料壶从厨柜拿出让他喝时,胡二瞅了一眼塑料壶,奶奶的,酒又少了!

胡二毕竟是个乡长,肚量还是有的,他没有声张,心里琢磨着,我一定要给偷酒人一点儿厉害让他瞧瞧,乡长的酒可不是谁想喝就喝的,胡二吃过饭,把塑料壶掂到了宿办房,照塑料壶口尿进去一泡尿,一边尿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我让你喝! 我让你喝! 再喝喝老子的尿去吧!”

自从胡二尿进塑料壶一泡尿后,一个星期都没有再喝自己储备的酒,第八天上午,胡二去吃饭时,发现塑料壶里的“酒”

又少了不少,他忍不住抿着嘴偷笑。偷酒喝的小馋猫,你以为喝了老子的好酒?错了,你喝的是老子的尿! 到底是谁偷喝了自己的酒呢?胡二想了半天,也想不出个头绪。乡食堂刷罢锅碗瓢勺就锁门,其他干部职工偷喝的可能性不大,肯定是厨师,只有他有偷喝的机会。

胡二等吃饭的干部职工走完后,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递给厨师,厨师受宠若惊的问乡长有何事?胡二就一本正经的对厨师说:“你若想喝酒说一声,我给你弄壶,可你不该偷偷摸摸喝我的酒呀?”

厨师一听,吓得出了一身冷开,急忙解释说:“乡长,俺可是滴酒不沾的呀!

胡二听了,眼一瞪,呵斥道:“嘴倒挺硬! 那好,你说,我酒壶里的酒,难道长了腿自己偷跑了不成?"

厨师一听,悬着的心掉到了肚里。对胡二说道:“胡乡长,我见您一天不喝酒就像霜打的茄子,失魂落魄的,知道酒就是您的命,我给您炒菜时,就从酒壶里倒上一点儿您备的好酒,这样,烧出的菜味道会更美、更香,谁知,您却说俺偷喝了您的酒,这真是……好心……”

“什么?你给我炒的菜里倒了酒?”

“是呀! 乡长吃时难道没有品出味儿来?”

没等厨师话落音,胡二扭头跑出食堂,还没跑到厕所,就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…… 

580×871

作者小传

薛宏新,男,1964年10月生于河南原阳大宾乡薛大宾村,中共党员。《传奇故事》特邀作家。曾出版《小河的梦》、《婆婆是爹》等个人文集,作品散见于《人民文学》、《故事会》、《故事世界》、《民间文学》、《今古传奇故事版》、《河南日报》、《洛阳日报》、《郑州晚报》、《河南科技报》、《新乡日报》、《公平正义网》等数百家报刊、网络平台,为公平正义网河南频道主编。

责任编辑:admin888
注:本文转载自德孝中华周刊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